梦想大鸡腿☆

这里陆离x没事儿写原创短篇的咸鱼☆

又见啦/短篇/没查字数

《又见啦》 by为何

乔辞雨在我平淡无奇的高中生活中,有一天突然对我说她要走了。
不知道是难以接受导致大脑当机然后浑浑噩噩了好几天还是怎的,和她最后在一个班级,一个学校,一个城市学习生活的那几天,我全无印象,感觉就如同她和我说了再见,然后下一秒就自然而然地消失在人海。

她要走的那天,碰巧是个周末,否则可能我会请个假再去送她。

我和乔辞雨在无人的地下隧道里向前走。
隧道里安静的很,板鞋在地上走路的声音就被放大一样,和心跳的节拍乱在一起。
隧道里也同样很冷,尽管没有什么风,只是我似乎能感觉两边带有弧度的隧道壁散发着阵阵寒气。我静默不语地立起了牛仔风衣的领子,把下巴埋在耸起的领子里好像会暖和一些。然后把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拿出来轻轻地放到唇边哈一口气。三月的尾声,在北方里依然如冬天一样寒冷,或许只是多了几道看似明媚的大片阳光而已。
“千谲。”
“帮我拢下头发吧。”
乔辞雨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声音在空旷的地下隧道里特别清明。
我头也没抬,只是一味注视着行进的脚尖。
“你头发不是拢着呢嘛。”
“可是我没你拢的好啊。你不是说我扎的头发和鸡窝头似的吗,哈哈。”
她回复得很快,声音不小而好听,我忍不住转头看她。
但是乔辞雨带着连帽外套上过大的帽子,我看不到她的脸。


临上火车时,我站在站台上,踮着脚在人群中注视她一步一步走近火车。
她在离火车三步的位置上,突然间转过身。目光精准地与我相对,然后她笑了,很粲然。
我看着她在花花绿绿的人群里,忽然就明白。
“她依然是那个单薄的少年,就算不穿着白裙子。”
“其实,谁都没有变。”
“然后,谁也不会变。”

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
故人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结果第二天,舒千谲一如既往地走进教室,班级里缺了一个人似乎对任何一个沉浸在自己即将到来的高考里的同学没有任何影响。
舒千谲什么表情也没有露出来,一如往常地走到座位里,拉开椅子,有些锈迹的椅腿在地上发出不太和谐的响声。很多人因被这声响打扰到而皱起眉回头看。然而舒千谲丝毫没理会他们掺杂着些许其他的目光,只是按部就班地坐下,从帆布书包里拿出练习册和早自习要讲的卷子开始做题。
考试的具体过程,还是当时的紧张,或是最后知道结果的心情,舒千谲全部回想不起来,她只知道自己终于按照父母的意愿和自己童年的憧憬考上了X大,可比起她喜欢的南方,她却真的很想和乔辞雨一起去北方,哪怕一切从零开始。
因为她知道无论以后是风雨还是阳光,都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千里之外的乔辞雨又何尝不是如此。
所以当她坐上去大学报到的火车时,心领神会地深刻体验到了乔辞雨当时的感受。

开学的那天除了人多以外也没什么特别的。
舒千谲心想。
她对吵闹的地方厌烦的很,心想着不如去一旁能遮阴的大树下坐会长椅休息一会,等这些喧闹的新生报完道自己再过去。于是她靠在椅背上向四周张望着,而不远处的身影差点惊掉她手里攥着的录取通知书。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喊出那个名字。
“乔辞雨?”

“又见啦!”

“所以说你到底是有多能走神啊?我当时明明跟你说我是去原籍所在地考试嘛,又没说要在北方待一辈子啊哈哈哈...咱俩分开还怎么活...”
平淡无奇的大学生活,因为你的存在,又开始了啊。

---
题外话·碎碎念
哈哈哈一定没有人看出来这是以前某个文的重写啊哈哈哈,当初写那篇文之后虽然出来的效果还算不错,然而挺违背初衷的,所以重新写了一个哈哈哈,本来很早就决定要写出来,结果想了太多遍反而被牵绊了脚步拖延了时间啊,一共换了三次主角三次脑洞,不过貌似都差不多哈哈。

评论
热度 ( 1 )

© 梦想大鸡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