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Th

都不知道该称呼自己什么了...
总之这里看似有点高产实际质量一点也不高的苏天蓝/为何,主要还是写短篇原创小说,也写一些随想感受之类的,摸鱼超级低产x
二次元本命临也,刚追完文野现在在追渣愿w

今天我们都很糟糕。
说好的五月的光,也会有阴天。
夏天啊,我怎么忘了小学的常见比喻句?
我总是以为我们已经熬过了所有难过的时光,抑郁症,还是上一代的纠纷。实际上我们永远依靠这些生存。
而我们是双腿埋在海边厚厚沙堆里的人,悲伤是海边的浪花,一次一次漫过我的头顶。
直到我脚下的沙子被彻底卷走。
或者我一头扎在沙堆和浑水里。
于是看见你在海的对面和我招手。
一如几年前灾难时一样。
月光穿透你头顶。
而你穿过我躯壳。
我看到你的心脏是透明的。
我看到你的眼眶是空的。
我看到你散着头发,好像。

我多想穿过网线,越过语言,离开利益,超脱情感,放弃次元。
去拥抱你。
拥抱你。
拥抱。
你。

初四开始穿班服,我们只剩下两年。
我们这一生。只剩下两年...

2017-05-21

敦芥|本命调查问卷30题

-一堆终-:

#空间看到的,忍不住拿来写了#


#520和521大家都要快乐呀#


1. Who is the most affectionate? 谁用情更深/更粘人?


两人用情程度不相上下,但粘人的,更多时候是中岛敦。两个人单独待着的时候,中岛敦会抱着芥川,玩他的头发。芥川拿他没辙,每次中岛敦这么干的时候他就意思意思任了,靠在他怀里,然后悄悄地感慨对方的孩子气。


中岛敦虽然明白自己这种举动颇像个孩童,但也次次如此。两个人在家里黏黏糊糊得和什么一样,芥川烧个菜中岛敦都能抱着他腰。


2. Big spoon/Little spoon? 谁的...

2017-05-21

明明知道不会再见了,却还是在说.
sayonara midnight.

2017-05-18

漫漫长路

擦完黑板关上班级门的时候,余光瞥到窗外楼下大平台上零零散散的花伞,就知道肯定要淋一身湿了。
梅雨季节的天阴晴不定,可能教学楼上空还是一片晴朗,操场就罩上大块乌云了。
淋雨倒是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回家大口灌热水呗!
只是白瞎了这一身新买的白衬衫。流灯心想着,下了楼梯来到教学楼门口。

“走到门口才想起来你没带伞,咱俩一起走吧!”
门口一个女孩轻快的声音传过来,在阴沉的大雨格外突兀。

流灯有些讶异,习惯性地皱了下眉——她对眼前这女孩完全没印象。
算了,班级里自己没印象的人多了,有把伞不就成么?流灯嘴角带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伞下。

在伞下她才看清女孩的样貌,女孩长得很一般,个子中等,栗色剪得整齐的短发配上一张不尖不圆...

2017-05-06
1 / 9

© 19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