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大鸡腿☆

这里陆离x没事儿写原创短篇的咸鱼☆

飞鸟与鱼/短篇

对面的女子安静地吃着那碗米饭,时不时夹些青菜放到口中缓缓轻声咀嚼,却对那一盘摆在旁边的肉片置之不理。

她还是不喜欢吃肉,像当年一样。怪不得还是那么瘦。

连纾单手撑着头看着那女子,一如十几年前年前发着呆。

“想什么呢你?被你这么看着我可有点方啊。”对面那女子出声打断了连纾不知道又神游到哪里了的思绪。

“哈哈,没想什么,倒是泠蓝你,太瘦了赶快多吃点!”连纾回过神来,摆摆手。

泠蓝便是对面那女子的名字了。女子的确很清瘦,手腕纤细的如同一碰就会出现裂纹的瓷娃娃般。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却是个血液里住着风似的人。

十几年前连纾刚刚和泠蓝成为朋友时,她所告诉连纾的第一个秘密便是——

“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你还要上学啊!”连纾有些惊奇,更多了些不解,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离开呢?

“啊呀,当然不是现在离开,我是说啊,我将来一定要考一所离这里很远的大学,彻底远离这里!”泠蓝解释道,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与希冀,但细心的连纾却总能从好友的眼瞳中看到一闪而过的忧伤。像飞鸟在清晨的操场上空掠过,不留痕迹。

泠蓝的眼睛很漂亮,常常在那双眼睛上移不开视线的连纾偶尔会看到几抹接近于墨色的幽蓝沉寂在她的眼底,像冰封湖面下的暗流涌动。不过这些都是连纾看泠蓝写的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漂亮形容,连纾的文笔和语言表达能力都没有她强,能形容泠蓝的词语并没有多华丽。但她却是为数不多能理解泠蓝感情的人之一。

连纾知道,此次泠蓝来她家里,必然不会长住。莫不如说,这短暂的停留,是新一段流浪漂泊的开始。

泠蓝自完成了她那时的“毕生梦想”——离开这里,离开她糟糕的家庭并读完大学后,便成为了一个自由散漫的作家,基本上从未有过固定的居所,通常都是在一个地方住上几个月就又去了其他地方,这几年来,也算是走遍了一些景色。

“你真的不打算选一个自己特别喜欢的地方定居?这么奔波,不会疲倦吗?”

连纾也不是没问过这话。

“风景嘛,看个几十天总是会倦的。”

每每泠蓝也是如是搪塞的。

身为泠蓝的好友,连纾很知趣地没有再问下去。她知道泠蓝是血液里住着风的人,挽留的话语迟早会被吹飞。

 

半夜的时候连纾去上厕所回来的路上,习惯了一个人住的她恍然间看到窗前的人影,不禁蓦地一惊,而后半天才反应过来是泠蓝。

“这个时候的风景肯定别有一番风味吧?”

连纾走到泠蓝身边,顺着泠蓝向窗外的视线望去。

月色凉如水,清辉洒满地。

“纾,你说人生是不是如同这些行星一般。”
“按照早就规定好的轨迹,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运行。”

“没有和其抗争的力量,就好像都不属于自己一样。”

泠蓝自顾自地说了很多,也许是因为第一句话就并不是在征求连纾的意见,而是平淡而肯定的叙述语气。

“我想它们是不会考虑到这些的。”

“也许这对于它们来说,就和我们吃饭睡觉一样平常?——我们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些事,对吧?”

连纾觉得自己的这番话好像是在刻意地回避问题。虽然她也很讨厌自己的回答,但是对泠蓝来讲,怎样又算面对问题呢?

“是吗,也许如你所说吧。晚安。”

泠蓝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道完晚安后便去睡觉了。

连纾却在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床脚上依然望着窗外发呆。

 

-

 

一开始连纾觉得,泠蓝一直到九月才会离开。

现在九月到了,连纾恍然间意识到,泠蓝九月就要走了。

那天因为连纾还要上班,泠蓝便执意只让她陪自己到去火车站的地铁门前。

“再见,虽然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何时。”

泠蓝说再见的时候,脸上也不曾散去过笑容。

“再见...”

连纾有点麻木地说到,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又将迎来的与好友的长时间分别。

只是在看到泠蓝在地铁里找到了座位看起书后,连纾忽然觉得她的神情是冷漠的。

相比于十几年前终于坐上火车离开家乡那时的泠蓝,现在的她眼睛里没有半分希冀与坚定,那一抹幽蓝也被沉淀在最深处再不暴露出来。

 

“地铁站简直是人满为患,那涌动的人群如同被网兜住的鱼群般密集地排列着。”

“那我也是这其中的一员咯?”

“我又何尝不是呢。”

“不,你是飞鸟啊。”

“飞鸟?早掉回水里啦,顶多是只鸭子。”

连纾忽然想起在地铁站里她和泠蓝的对话。想起泠蓝苍白的面颊上用粉底掩盖的疲惫。

泠蓝,不是飞鸟?

 

-

 

「急に全てがどうでも良くなる 仆は冷たい人间(ひと)の仲间入り 」

泠蓝快把头埋到手中那本厚厚的书里了。

车门关上的一瞬间,书本的纸张和内容成了灰色,鱼贯而入的人群成了灰色,地铁外的事物定格成了灰色,泠蓝的神情和眼瞳镀上了灰色。

连纾也是,一样的灰色吗?

泠蓝猛然抬起头,看不到她的身影。

然后一切仿佛又在照常运转着,就像泠蓝不曾低头看过书亦不曾抬过头一样。

放下书本的时候看到的明灭的光点,只要离火车站还远,就是没什么意义可言的。

就算到了火车站,就有意义了吗?

泠蓝突然很好奇此刻天空是不是灰蒙蒙的,可是她只看到地铁并不美观的顶棚。

泠蓝勾了勾嘴角,笑得有些虚无。

互不相干或擦肩而过。如同孤独的宇宙般的拥挤车厢。

女声响起,泠蓝走向另一个车厢。

 

 

 

后记(也就是作者的唠叨):

大概是看了庆山的《空城》后的感想?当然这也算是个非常不成功的仿写。

同时一部分感受来自于最近听的四块钱的《文学少年的忧郁》(原谅我懒癌一个日语也懒得复制了),炒鸡感谢青菱的推荐www这首歌也是蛮符合我和她的现状的。

一贯的蜜汁风格和蜜汁迷惘主题。继续加油吧(根本不知道该说点啥好)。

评论
热度 ( 3 )

© 梦想大鸡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