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大鸡腿☆

这里陆离x没事儿写原创短篇的咸鱼☆

孤独而倔强地一次性逃离这个世界/

01

“我去上学了。”
平淡至极地,阿茧开始了一天的忙碌。阿茧所在的中学是市重点学校,就在市区中心,从她家门口的公交车站点坐79路车的话五站地就到了。乘车过程不到15分钟,所以阿茧有充足的时间来吃早饭。尽管每天的早饭都是妈妈为了省时间去化好妆再上班而准备的煎鸡蛋和燕麦粥加一点炒得没什么香味的青菜。牛奶在冰箱上面整齐地码放着,只要一伸手就能拿下来一盒。除了单亲这一点,阿茧的家庭和这座城市里其他家庭没什么不同。

在清晨的公交车上,阿茧没抢到座位,或者是她根本不会去抢座位,阿茧静静地站在一根扶手边,双手却握得很紧。她眼波平静看着日复一日匆匆拂过窗外的高楼大厦或店铺门面,余光无意瞥到车门边的同龄女生纤纤五指抓着某知名手机在和家里人讲电话。身边的上班族也都拿着不同型号品牌的手机在谈业务,年轻人可能在趁着这一点无事可做的时间,打打消消乐或者是王者荣耀。当然也许会有看书的人士,不过许多也只能是电子书。

阿茧心中涌动起一种暂时无以为名的感情。可能是羡慕,也许是不屑,亦或许只是习惯后暴露无遗的麻木。阿茧早已从这座城市里每个人的眼神中读出无奈,奔忙,疲乏,迷惑,溃烂和臣服。身后的双肩书包里装着入耳式耳机,可她没有手机来听音乐。妈妈不会允许她买手机,并说这是为了她学习好。可是阿茧的成绩从不理想,尽管她不怎么玩游戏。甚至连电视都不怎么看。阿茧难以否认,她看到张贴在这座城市各处的大片手机广告和明星光鲜亮丽的脸时不会动心。但阿茧清楚地意识到,她讨厌那个想向妈妈撒娇来买手机时的自己脸上不言而喻的欲望。
物质的欲望就是无底洞,什么时候才能填满。阿茧这样想。也许是麻醉自己的良药。

女声说起蹩脚的英文,阿茧随着拥挤的人流下车,和那群学生一起步入校园。 

02

“我们教的这批孩子,就跟那群被拉往屠宰场的猪似的,欢呼雀跃的。”
老师听隔壁班班主任说她班的科任老师说的。老师评价他说得太对了。
阿茧听不太懂这种奇怪的比喻,只能在心底默默不明觉厉。她想大概同学们亦是如此吧。
“也不一定啊。”她想:“这个班级里还是有聪明人的。”
无论如何,老师说的不无道理。如今的我们,听课的时候习惯了无精打采,在课间里肆意放飞自我。这仿佛成为一种当今的潜习惯,潜生活。你我墨守这成规,从来没有任何的怀疑和反思。“谁的青春都一样,其实我们全是迷茫的孩子。”也许有那么一丁点儿违和?也自然被老师的几句训斥冲得散乱抓不着影儿。

这有错吗?她不知道啊。

熬完上午不算太漫长的四节课和早自习,阿茧去校外一家专供附近上学的学生午饭的餐馆吃饭,这地方是妈妈一开学就安排好的,阿茧也没办法挑剔饭菜是否可口干净。她快忘记自己第一天来这里的感觉了。

也许是那日天热,阿茧走进这里闻见饭菜的味道,明明本来是爱吃的鸡蛋羹,此刻却变得反胃,阿茧强忍住这感觉,一口口咽下米饭。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排斥,妈妈做饭还没有这饭菜好吃,但也许是自己从来不曾打算在外面长期吃饭吧。何况如今吃得不管惯不惯,都只能学会接受了。于是第二天,那种感觉再也没有出现过。她好像还和一同在那里吃午餐的几个同学混得很好。

现在阿茧在校对面那个树荫斑驳下,逗完了不远处超市店主晴天里挂在树枝上笼里的鸟儿,转身看到同学那些张熟悉到烂透的脸,一向亲和的阿茧突然产生了对他们说个再见就跑远的奇怪念头。明明那几个同学跟她关系都不错。
讲真,你不会在尴尬时痛恨身边簇拥的同学吗?耳边充斥着哂笑声。

03

放七天假了,妈妈去出差了。
阿茧以为自己在妈妈走后要在家里疯闹一阵子,不想最后还是乖乖写完作业才去看了电视,发现自己已经跟不上电视剧的潮流了。男女主嘴中吐出爱的话语,阿茧换了台。

“五号晚上我就坐火车去旅游啦,八点来南站旁边儿的肯德基老爷爷送我呀。虽然我九点半才上火车。不过咱俩可以好好聊一会儿嘛。”南椿在放学的时候对少女说,阿茧一口答应。她是阿茧唯一的最好的朋友。

什么样的人,可以称之为朋友呢。

阿茧脱下了包裹住好几年青春的宽大校服,穿了牛仔裤和帆布鞋。
两人准时在肯德基店外的门前相逢,等了一会儿肯德基里才有座位,南椿和阿茧聊了很久,一人手里握着一杯新上的饮品。她们从同学说到家庭,从课堂说到梦境,从作业说到旅途安排,仿佛是要把整个学期的话都一次性说完一样。阿茧的眼神有点飘忽,她很少在晚上来火车站附近,虽然肯德基店里热闹得很,但她嗅得到就在面前的离别的味道。

南椿在快九点的时候赶去了火车站,阿茧被留在肯德基店里。

好不容易等来的座位,阿茧还想多坐一会儿。毕竟离开了下一秒就有人坐上还有满满余温的座位,反正出去也是夜色苍茫。阿茧想,自己怎么会觉得不甘心呢。
这种时候,明明天是最最淡漠而充满欲望的绛紫色,路灯却是看起来温暖实则陌生的淡黄色。林立的高楼大厦霓虹陆离,一部分投射在窗户上洒下满桌斑斓光点,如果再来一首J-pop的话,阿茧突然想到,谁都会想逃离这座过分冷漠的城市。
阿茧坐在肯德基店里木制的硬板椅子上,掏出背来的双肩包里用自己的钱买来的人鱼姬色口红,一笔笔描摹在粉唇上。黝黑的长睫毛闪烁光彩,那双鹿眼里清澈的瞳孔随着店里的灯光一点,一点的亮起来。却不是星光。

呐,逃离这座城市——

去另外一个世界吧。

04

是梦吗。

巨兽的长耳边伸出无边无际的畸形而崎岖的大角,长出毛刺的厚厚兽皮上千疮百孔,四肢能看到骨头野蛮生长的棱角。
巨兽的眼睛漆黑,像深林里的夜晚。其中曾有淡淡的星光碎屑,如今却被层层浓雾笼罩。
巨兽重重踏在充满泥泞和尘灰的大地上,长耳察觉着枪支被齐齐举起的声音。
巨兽在奔跑,角边是失去了往日诱惑的夜空和千里皓月。巨兽的身侧是钢筋铁管组成的冷漠城市,还有无数人沉睡在其中。
巨兽在奔跑,跑在无尽的夜里。

天会亮吗。城市里还有晴天吗。

这一次,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谅,请让我孤独而倔强地,一次性逃离这个城市。

05

七天假结束了,妈妈回到了家。

阿茧不见了。

陆陆续续地,越来越多的人消失了。



可是这座城市,永远不会成为空城。

评论

© 梦想大鸡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