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大鸡腿☆

这里陆离x没事儿写原创短篇的咸鱼☆

傻孩子

其实啊。
完全没有必要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对吧,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一时半会戒不掉这个毛病习惯,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听取我的想法。没有说教的意味,只是因为你和我一样。
那个时候班里有一个很吊炸天(划)的孩子,成绩很好,性子也很狂,倒不能说是狂,她只是爱说我们不敢说不爱说的话,而且不分场合不分对象。然而这一切的资本都只不过是她考过学年第一又得过抑郁症的经历。老师们不知是只看成绩还是怕惹这样的孩子会沾责任,都常常顺着她来。大多数同学表面上佩服她迎合她,实际上内心不还是同她一样厌恶着她?这是人们善妒的本性,何况她那种行为的确不符合社会规范。在我看来,她这种“得宠”与走后门得到照顾的行为简直一个性质。
我初一的时候喜欢稀奇事物,于是一直在和她接触,很多地方都受到她的影响,但是渐渐我长大后,知道好奇害死猫这一类的道理后,明白不是所有新鲜事物都好得不要不要的,反而很多是个大祸害。
就比如她。
虽然我现在一点点戒除喜欢猎奇这个癖,但不得不说综合多方面考虑,她在我心中的地位可真不低。昨天在课上写作文我是第一个写完并上交的。老师给我面批之后,她正好过来交作文,老师拿过她的作文看了一眼,连忙塞给我,说自己可看不懂,让我们两个互相串换着看看。
于是我低头认真地看她的作文,不得不说她的作文文风多变,这次的作文有一段我看了半天才看懂,反反复复怎么也有一两分钟。
我知道她的作文好,但是通常得分不高。原因就是上一段结尾说的了——有时高深的科普定义化说明语言太多,让批卷老师根本抓不住要点,也不知道这写得到底是啥玩意。
她在作文最后写到有些人自己怀揣思想不与他人交流,在她看来这种人的思想更是简单的。我想起她之前说过我的思想也很简单。那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我。她看玩我的作文就把纸掷在窗边,自然是不顾我那脆弱的一纸洋洋洒洒被涌进来的风卷跑咯。她什么也没有说,甚至可以称作“不屑理我”,径直上隔壁五班门框边听老向(以前给我们代过课的五班数学老师)用像说相声一样敞亮的嗓门上课。
我不知道她是人格有缺陷还是怎样,这样的行为真的会引起很多人的反感,也许这正是她的目的?然而实际上她并不了解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如今我把当初跟她说过的很多事情都忘得清楚,那我想这样揣测他人心思而自傲的人不也可悲了吗。大概是“知人而不自知”。如果我一味听信这个不怎么了解(或者是很包容)自己却好像对他人知根知底的孩子的想法,那我会怎么样呢。
有段时间受她影响不浅,因此我懊悔了几天,但转念一想,我现在最好的朋友,正是她所不屑而暗含厌恶的。
不论别人说啥,决定还是得自己做。
生命是你的,别人没法儿替你活啊。

评论
热度 ( 3 )

© 梦想大鸡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