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大鸡腿☆

这里陆离x没事儿写原创短篇的咸鱼☆

陆良的日子.

00
游戏开了一局,街面上只是圆盘围绕着阶梯不断旋转,玩家不知这阶梯通向哪处,但陆良没迈出下一步。
陆良和X的关系已经大不如当初,从她看完屏幕上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条,拿出卷尺缠到了脖子上时,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包括她的大脑认为自己窒息的时候。
做完这一切心里显得轻松,但心底的那个阴翳不是那么好拂去的。所以陆良不想去管。之后还是一样的问候,直至“晚安好梦”这样的结束语。
可是,我永远也不会晚安,也很少真的好梦。
陆良说,近日的梦几乎都已忘却的干净。就算是迷迷糊糊从梦中割裂开时,也未曾想明白过,那是什么内容,又是怎样绮丽而安逸的世界观啊。
白日醒着的时候,却似乎是比梦里还失去常理。梦里唯一不爽的,是打人...

2017-08-16

孤独而倔强地一次性逃离这个世界/

01

“我去上学了。”
平淡至极地,阿茧开始了一天的忙碌。阿茧所在的中学是市重点学校,就在市区中心,从她家门口的公交车站点坐79路车的话五站地就到了。乘车过程不到15分钟,所以阿茧有充足的时间来吃早饭。尽管每天的早饭都是妈妈为了省时间去化好妆再上班而准备的煎鸡蛋和燕麦粥加一点炒得没什么香味的青菜。牛奶在冰箱上面整齐地码放着,只要一伸手就能拿下来一盒。除了单亲这一点,阿茧的家庭和这座城市里其他家庭没什么不同。

在清晨的公交车上,阿茧没抢到座位,或者是她根本不会去抢座位,阿茧静静地站在一根扶手边,双手却握得很紧。她眼波平静看着日复一日匆匆拂过窗外的高楼大厦或店铺门面,余光无意瞥到车门边的同龄女生...

2017-07-24

四六不懂/原创短篇

00 今天的我 也是一名在逃人员

在面馆里的洗手间,叶六谈洗完手,抹了一把脸,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两个眼睛间距开得像个怪物。
实际上也是个怪物。

这张逐渐变得丑陋的脸,该说是相由心生吗?叶六谈告诉自己这是外面不是家里。然后用指甲掐住手指肚让自己把砸碎镜子和其中的自己的欲望压制下来。

一把冷水浇在脸上。叶六谈冲着镜子扬起一抹笑容,明媚得吓人。

叶六谈勒紧背上双肩包的两条带子。低头看了一眼像极了老家的洗手池,尽管这是在几千公里外。

“今天的我也是一名在逃人员,我明明知道逃到哪里都是一样,但我想给时间一点时间。”

推开门,依然是万丈霞光。

01 本来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二学生而已...

2017-07-24

你所不知道的/Samsara Day

*循环梗
*微鬼畜
*三千字原创短篇

2015年12月3日,城西高中一名高二女生于其家跳楼身亡。
那名高二女生是我两年前最好的朋友。
啊啊、已经两年了啊。
这一切,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坏掉的呢。

2015年12月3日 傍晚五点

- [ ] 直到这一天之前,仿佛三年前的我只是一具没有灵魂主宰的躯体

“她居然...给我打电话了?”我来不及震惊,像是珍惜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一样立即滑动屏幕接听。
“席简,谢谢你陪我这么多年。我想我可能是错了,如果再来一次,我应该会选择听你的话,不和赵玟在一起。如今,我应该是撞死在南墙上了。对不起,再见吧。愿我和所有人从一开始就不曾遇见。”
莫轲像是打了腹稿般不停地说了一长段话,在我还没有反...

2017-06-24

傻孩子

其实啊。
完全没有必要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对吧,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一时半会戒不掉这个毛病习惯,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听取我的想法。没有说教的意味,只是因为你和我一样。
那个时候班里有一个很吊炸天(划)的孩子,成绩很好,性子也很狂,倒不能说是狂,她只是爱说我们不敢说不爱说的话,而且不分场合不分对象。然而这一切的资本都只不过是她考过学年第一又得过抑郁症的经历。老师们不知是只看成绩还是怕惹这样的孩子会沾责任,都常常顺着她来。大多数同学表面上佩服她迎合她,实际上内心不还是同她一样厌恶着她?这是人们善妒的本性,何况她那种行为的确不符合社会规范。在我看来,她这种“得宠”与走后门得到照顾的行为简直一个性质。
我初一的时候喜欢...

2017-06-17

The Future.

很多初中生在高考结束之际畅想未来啊,计划着将来自己去了哪所城市工作在哪里结婚的对象是怎么样是谁等等。没错,这很理想狂。但这过程委实美好。如果有机会,我当然也想去描绘,可是我宁可避过将来大梦一场的落空,也不再贪恋此刻的美好。
就像我的生日在暑假。再怎么和别人说,人家没法给你买礼物。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已经不敢抱希望了。
最主要的是,我不知道将来我在哪里,所以我不敢放肆地爱身边的人。
我知道我喜欢厦门,我想摘鼓浪屿的花,我恨不得一辈子待在钢琴博物馆的空调里,我知道我想去上海,我知道我想认真的写北方的孩子青春的故事,我知道我爱的人是谁,我也知道我想和谁在一起。
可是未来不是想、不是喜欢、不是恨不得、不是爱。
未...

2017-06-09

今天我们都很糟糕。
说好的五月的光,也会有阴天。
夏天啊,我怎么忘了小学的常见比喻句?
我总是以为我们已经熬过了所有难过的时光,抑郁症,还是上一代的纠纷。实际上我们永远依靠这些生存。
而我们是双腿埋在海边厚厚沙堆里的人,悲伤是海边的浪花,一次一次漫过我的头顶。
直到我脚下的沙子被彻底卷走。
或者我一头扎在沙堆和浑水里。
于是看见你在海的对面和我招手。
一如几年前灾难时一样。
月光穿透你头顶。
而你穿过我躯壳。
我看到你的心脏是透明的。
我看到你的眼眶是空的。
我看到你散着头发,好像。

我多想穿过网线,越过语言,离开利益,超脱情感,放弃次元。
去拥抱你。
拥抱你。
拥抱。
你。

初四开始穿班服,我们只剩下两年。
我们这一生。只剩下两年...

2017-05-21

漫漫长路

擦完黑板关上班级门的时候,余光瞥到窗外楼下大平台上零零散散的花伞,就知道肯定要淋一身湿了。
梅雨季节的天阴晴不定,可能教学楼上空还是一片晴朗,操场就罩上大块乌云了。
淋雨倒是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回家大口灌热水呗!
只是白瞎了这一身新买的白衬衫。流灯心想着,下了楼梯来到教学楼门口。

“走到门口才想起来你没带伞,咱俩一起走吧!”
门口一个女孩轻快的声音传过来,在阴沉的大雨格外突兀。

流灯有些讶异,习惯性地皱了下眉——她对眼前这女孩完全没印象。
算了,班级里自己没印象的人多了,有把伞不就成么?流灯嘴角带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伞下。

在伞下她才看清女孩的样貌,女孩长得很一般,个子中等,栗色剪得整齐的短发配上一张不尖不圆...

2017-05-06

其实我也是一个挺废柴的人吧……不想给自己冠上什么名头,回到最基本的人来讲。
尽管骂过自己,也改不了愤世嫉俗的毛病。这真的是个毛病。
偏偏我又长了一张爱说的嘴还有一颗善妒的心。
但又不得不说这两样都是我赖以生存的东西,我爱说所以我到现在还没有明显的抑郁因为我一直在倾诉,我善妒反而让我更想努力。
可能很对不起关注我的人和喜欢过我文字的人吧,从开学以来几乎零产。真的是脑洞枯竭了,回不到上个假期的那种状态,无论是在哪方面。就算手里有很多喜欢的设定,但是写出来又不是脑子里的味道。那我写东西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我想我是喜欢写作的,因为我发现自己其实同样是一个做事情如果得不到关注就会很快失去兴趣的人,但是至今我依然是...

2017-04-24
1 / 2

© 梦想大鸡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