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大鸡腿☆

这里陆离x没事儿写原创短篇的咸鱼☆

冬日暖阳/短篇

冬日暖阳 by唔唁

 

 

 

12:00PM

 

白山依然在埋头整理杂乱的文件。

 

手机冷不丁地响起的提示音把沉浸在枯燥文件中的她着实吓了一跳。

 

“什么消息?”

 

白山没有乱糟糟的人际关系,自然不会有人在半夜给她发消息。

 

她没好气地抓起不知道下午几点就被她丢在一旁沙发上的手机。

 

手机屏幕强烈的白光在只有笔记本计算机屏幕散发的微弱光芒的昏暗房间里深深刺激到了她的眼睛。

 

尽管如此她还是极其清晰地看到上面的内容。

 

“旧屿成立五周年”

 

不知道是不是白光的刺激,她的眼泪吧嗒掉了下来,砸在散落在她膝盖上的文件上。

 

 

-记忆回溯

 

 

“呐呐,今天是我们旧屿成立一周年了,除了庆祝,是不是也该做一点有纪念意义的事情啊?”

 

在一个不算宽阔但被收拾的十分温馨的练习室里,一次举杯后,蓝祺握着玻璃杯这样说道。

 

    所有人立即回应。

 

“不过...怎么纪念啊?”

 

一旁的苏潋想了想,不禁问道。

 

“我觉得啊,不如我们每个人都订一个五周年纪念日的提醒吧!”

 

洛孜陌托着腮,明亮的眼眸里似乎有着窗外星光。

 

“好啊好啊,我觉得还应该给对方都留句言,到时候肯定很怀念的吧……”

 

蓝祺接道。

 

所有人再次响应。

 

“2017.12.17”

 

“旧屿成立五周年”

 

大家都掏出手机,几句简单的协商后,每个人的手机上都多了个提醒。

 

在那之后,依然是欢声笑语,嬉笑打闹充斥着整个傍晚。

 

 

-

 

 

回忆渐渐褪色,白山反应过来时,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

 

她第一次没有为膝盖上那堆已被泪水打湿了几处的文件而着急。

 

她只是把它们理了理,然后丢到办公桌上。

 

然后她两手支撑在椅子上勉强起身,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嘭”一声陷到松软的沙发里。

 

白山窝在松软却冰冷的沙发里,缓缓蜷起身体,双手轻轻挽上双腿,攥紧脚踝。

 

她的唇紧咬着,眼泪顺着眼眶直接淌下,濡湿了一小片布料。

 

 

 

 

翌日5:00PM

 

 

下班后的苏潋一手拎着手提包,一手插在兜里,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在回家的路上走着。

 

“今天晚上要吃什么呢?”

 

她看起来心情不错,一边考虑着晚饭一边踏入了电梯。

 

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响。

 

不过她并不在意。

 

走出电梯那一瞬,她从刚刚还在考虑的美食中回过神来,看到了站在她家门口的人。

 

“嘭”

 

手提包从她因震惊而颤抖的手中落到地上,发出不小的声响。

 

“好久不见,亲爱的。”

 

“...白山!”

 

 

-

 

 

“你怎么来了啊!快进屋吧!”说着苏潋打开房门,把白山邀进屋里。

 

“可算是进来了,我都在外面等你十几分钟啦!”白山一进屋就直接倒进沙发里。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喝杯热水吧,这大冬天的。”苏潋从饮水机里接了杯水,递到桌前,笑意盈盈道。

 

“...”白山定定地看着那杯热水,空气里的气氛一下子凝结一般。

 

“没有果汁嘛?”过了半晌她开口,以玩笑一般的话语化解了尴尬。

 

“我记得你最爱喝果汁了,现在你家里居然没有。”白山没顾苏潋刚要开口,淡淡地说道。

 

“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们现在可不是孩子啊,白山。”

 

苏潋偏过头,自嘲地笑了笑。

 

“五年,很久吗。”

 

白山依旧是定定地看着她,此刻就算是窗外还算温暖的太阳    也无法融化屋内两人之间的坚冰了吗?

 

“五年了呀...比我想象中还要久呢。”

 

苏潋倔强而脆弱地,不肯对上白山的视线。

 

她怕自己的眼泪像窗外开始融化的水一般吧嗒零落。

 

“喂我说别装了阿苏。你这五年根本就没换手机,今早的提醒你也收到了吧?”

 

白山从沙发上坐起来,伸臂挽住苏潋。

 

就像三年前她们解散时她安慰苏潋一样。

 

 

-记忆回溯

 

 

同样是冬天,不过那一个冬天应该是白山和苏潋印象中最冷的。

 

深夜里手脚冰凉的两人因为刚刚发生的舞台事故吵得不可开交。

 

 

白山埋怨洛孜陌没有在上场之前检查一遍设备。

 

洛孜陌反问白山难道不是她自己耽误了本来可以用来检查的时间。

 

   “别吵了!我看咱们干脆解散吧。”

 

一旁一反往日,一直沉默不言的蓝祺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掷下一句话后摔门离去。

 

“蓝祺!”苏潋赶紧去追蓝祺,可是楼道里空旷的很,一个人都没有了。

 

苏潋失魂落魄地走回屋子里,连门也没有关。

 

“闹够了吧。”

 

苏潋望着因为蓝祺的愤然离去而愣住的两人,苦笑道。

 

“......”

 

冬天的冷风连同零碎的雪花从未关的门外呼啦一下子涌进来,在苏潋也离开后两人才有所察觉。

 

后来,旧屿解散于其成立的第二年。

 

这并不是什么轰动一时的新闻。

 

因为旧屿这个乐队,并没有多少人知晓。

 

四人一路走来,不过是在为了梦想而挣扎着。

 

解散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在大城市生活下去谈何容易呢?何况是这样既不卖肉又不卖腐的“清流”型乐队。

 

因此,勉强的笑脸迟早会被时间与金钱的利刃划破,把残忍的真实赤裸裸地剖出。

 

于是四人原本交织在一起的青春,就这样不了了之。

 

 

-

 

 

“你来找我就是让我回忆?揭我们的伤口?”

 

苏潋平复了一下情绪,看着白山缓缓说。

 

“怎么会啦。你不觉得五周年很有纪念意义么?”

 

“都解散啦还有个屁意义。”

苏潋没好气地说。

 

“都解散了你不是也没放下吗?大家都是这样吧。”

 

白山语气依然是淡淡的,此刻多了几分伤感。

 

“呐,阿苏你能联系到孜陌吧。”

 

白山忽然问道。

 

“当然咯。不过你找她...”

 

苏潋有点疑惑,这两个人五年没联系了吧?

 

“说对不起啊。我们不该因为那样的小事闹僵的不是吗。当初为什么要埋怨她呢?...”

 

白山自顾自地说着。

 

苏潋已经拨通了电话。

 

 

 

 

“阿苏,找我有事吗?”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与这端两人的截然不同,那样的轻盈如五年前一般。

 

“是我白山。”

 

果不其然的是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

 

“阿山啊...找我有事吗?好久没联系啦!我现在在厦门旅行呢。”

 

声音好像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呢,白山笑了。

 

“你在一个人完成我们的梦想吗?”

 

“是啊。”

 

洛孜陌的回答没有任何迟疑。

 

“对不起。”

 

“......”

 

这次电话那一端没有了回应,之是白山似乎听见了啜泣声。

 

等白山看向手机屏幕时,电话已经挂断了。

 

那啜泣声仿佛是恍惚之间的幻听。

 

于是第二天白山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白山带着困意有点疑惑地下床,走到门口。

 

门外那是——

 

洛孜陌!

 

白山顿时困意全无,立即打开了门。

 

白山相信洛孜陌拥抱自己时蹭到自己睡衣上的眼泪,一定不是被冻出来的。

 

“果然一个人是无法完成大家的梦想的。”

 

 

当三人来到某家不知名的酒吧,看到熟悉的身影时,也是这样想的。

 

台上的蓝祺抱着吉他唱着歌,一如五年前模样。

 

只是她的身后再无一同弹着吉他伴奏的洛孜陌和白山,也没有轻按着电子琴琴键的苏潋。

 

 

当蓝祺走下台后,眼神无意间瞟到门口,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飞奔了过去——

 

四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仿佛什么也没曾发生过,她们沐浴在酒吧外冬日少见的温暖日光中。

 

一如旧屿成立的那天。

评论
热度 ( 2 )

© 梦想大鸡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