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大鸡腿☆

这里陆离x没事儿写原创短篇的咸鱼☆

街角的猫/3000字超短篇/微惊悚

壹 

我在街角看到了一只猫。

很漂亮的黑色毛与一双莹绿色的瞳。

“啊呀,又跑掉了呢。”我并没有继续看着它被卡车碾成血肉模糊的一团。

明明是第一次跑掉,我居然说了个"又"。

明明昨天才刚刚在朋友家顺过它的毛。

还有...它刚刚是不是被卡车碾成了一团?

我连忙转过头去,因为恍然间的惊讶而变大的力量把整个身子也翻转了过去。

一个踉跄。

视野中的事物短暂地晃动了一下,但是掩盖不了近在咫尺的血肉模糊的残忍事实还有那一声凄厉的悲鸣。

我怔愣着。

为了刚刚还活着的生命瞬间的消逝而怔。

为了先事实一步就浮现在脑中的场景而愣。

在我怔愣的也许是0.01秒后,忽然脑海中又浮现了许多场景,较为清晰的一幕是我拨打了电话,对面的声音不知有多熟悉。可是为了这一个清晰的画面亦或是声音,其他的事物全都像按了快动作按钮一样飞速远去一去不复返。就像被撕碎然后被风吹得漫天铺撒的卷纸碎片一样抓都抓不住,与你的努力无关。

这都是些什么啊...

我扶着墙,猛地无力地坐到地上。

仰起头看着一如往常蓝得可怕的天空。

最终视线回到那惊恐的人群和稍微沾染了些血迹的灰色石板路上的那尸体时,我还是犹犹豫豫地拿起电话拨给朋友。

“那个,你先做好准备啊。”我几乎声音都是颤抖的了吧,我想。

“啥?不是发生什么了你让我准备好?出什么事了啊?”

“那个...就是我...看到你家猫被车撞死了。”我努力冷静了一下然后尽量说着事实。

“什么!!!你他妈别骗我...”

朋友会有这样的反应是我意料之中的,所以我才特别不忍。

但我还是要坚持说下去。

“我没骗你,真的。它就死在我眼前。西城街526号店对面的位置上。”

“......”

电话早就断了。

大约不到20分钟我就看到从一辆疾驰的taxi上下来的朋友。

朋友一下车就看到近在咫尺的血腥,一下子跌倒在地。

她整个人瞬间褪色了一般,原来还尚存的一丝希望湮灭殆尽后只剩下了一片空荡荡的呆滞。

然后有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里滚出来。

当我给那位不识时务的出租车司机火速付完钱后,我连忙奔向了瘫坐在地上的朋友,一手拥住她,一手慌乱地为她擦着眼泪,嘴里还说着语无伦次的安慰话语。

其实我本来应该不会那么慌乱。

直到她转过头来,我才感觉到身边的行人一直都没停下过脚步。

但她看向我的眼神却是诡异的冰冷。

虽然在那之后是正常的在我怀里嚎啕大哭。

安慰了她之后我忽然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快要风干了,原来是猫被轧过时喷溅的几滴血迹。

我连忙抹干了它,却不小心弄得满手都是。

刺痛了我昨天刚刚被那猫抓伤的几道伤口。

 

在安顿好了朋友和那只猫的尸体之后,我靠着学校的窗台休息,凉风从敞开的窗户习习吹来。舒服到让我忘记了眼前的烦恼,阖上了双眼。

血腥!

尸体!

莹绿色!

尖细!

冰冷!

我猛然张开了双眼,冷汗顺着额头淌了出来。

怎么还在啊!明明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喂?没事吧?”

猛地回过神,眼前是熟悉的同学。

“你怎么啦?怎么跟李雁安似的魂不守舍的?”

“没事儿!想起来昨天晚上看的恐怖片了。”

我只能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朋友魂不守舍倒是自然,可为什么我也会....

头部猛地一阵刺痛,阻断了我的思绪。

正好上课铃也打响了。

 

一个月后

“齐织韫!你看看这次的月考成绩!上次倒退十名我已经宽容你了,这次你倒好,倒退二十名!成倍上涨啊?!你能不能一天到晚别想着什么这个同学谈恋爱了那个同学买衣服的了?!别搞那些花花肠子了!”

眼前的人愤怒的神色,不停传来的刺耳的怒吼却使我有些恍惚了。

不是的,不是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搞那些花花肠子什么的。

我还是惦记着那只猫的死,还有我的朋友。

朋友一开始精神状态还很好,虽然眉宇间隐现悲伤,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那只猫自打她记事以来就陪伴着她。只是最近几日她却越来越奇怪,常常一个人沉默不言,再也不会努力像我展露微笑,连课间操也和老师请了假不愿活动。

还有那只猫。

记得处理尸体时,我真是被那猫的眼睛吓了一跳,那因突如其来的撞击而猛然睁大的莹绿色双眼本就够吓人了,却还一直盯着我,像是撞它的卡车司机是我一样。

很久以来我都会做关于她们的噩梦啊。

无论我怎么逃避,之前跌坐在地上的朋友都会用冰冷的眼神注视着我,泪水像泉水一般从赫然睁大的眼眶里涌出,一直流淌在我脚下。而那猫莹绿色的瞳孔也会一直盯着我...

 

“不是我...不是我!那猫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是卡车撞死了它而已!朋友根本没有怀疑我!朋友...怎么会因为那只猫憎恨我呢...不会的!”

我大声叫喊着,好像只要我喊的声音足够大就可以使喊的内容成为现实。同时也忘记了自己正置身于一片陌生的空白中。

“你看啊,你自己都承认了哦。”

从某个遥远的我不知道的地方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你自己明明都开始怀疑自己了吧。”

“事到如今保守精神折磨的你,还能否承认这整件事没有一点点关系呢?”

“猫的死,你也有份!”

我缓缓无力地跪在了那片不能称为“地面”的空白上。

我知道了。

我认罪。

没错。猫的死,的确和我有关。

“你说的没错,猫的死,与我有关。”

唰——————

白光褪尽。

 

什么都没有了。

眼前我正在一条马路边。

“刚才经历了什么?”我这样问自己,脑中一片空白,没有答案。

“不过我现在的着力点可不是这个啊!”

说着,我的身体已经转了过去,双脚腾起跑了起来。

身后的马路上恰好驶过一辆大型车。

不过我也无暇顾及了。

我不顾一切向前奔跑。

奔跑。

 

————初三(6)班课室————

“哈...哈...”如果不是身体实在吃不消了,我甚至想省略这漫长的几秒大喘粗气的时间。

必须告诉你!

“雁安...对不起,那天你的猫死之前我明明看见了卡车!但是想起之前它抓伤了我,不知道怎么...我就没管它。实际上我当时也没想到那车真会看不见猫!当它被轧到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敢告诉你因为我也很害怕!你知道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啊...但是这些天我一直都在受到自己精神上的折磨!我不能再逃避了啊!对不起,猫的死与我有关!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我的词汇很匮乏,但当时的大脑基本只有对不起这一个词不停闪现,我也无暇顾及语言,只是一心一定要面对事实,让雁安知道真相!

最出乎意料的是,雁安笑了。

本来应该只是一个无声的弧度。

但我脑海里却也传来满足的笑声,并离我愈来愈远。

在跌入一段不明意味的东西里,我最后看到的是雁安的嘴型。

“我原谅你了。”

 

眼前的一幕幕都是我从一开始看见那只猫,到我进入空白境地的回忆。

它一遍遍不知疲倦地反复播放,速度却愈快起来。

直到我终于搞清了那个曾经的“某个遥远的我不知道的地方”不过是某个我经历过的周目。

直到我想起“那个声音”不过是极度失望和疲惫后稍稍有点陌生的我的声音。

 

直到我开始奔跑以前的事情我在这次之前早已经历过无数遍了,但结局却与这次不同,每次都以我夺路而逃,离开空白境界后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马路上,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大型车碾过而死。就如同那猫。

对猫日益严重的执念使我永远困在了猫出车祸那天到现在之前这段时间内,一次次进行着数不清的循环。

不过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因为我不再夺路而逃。

而是向着事实而奔跑。

不再逃避。

选择面对。

 

我在街角看到了那只朋友的猫。

同时也看到一辆似乎不太稳当的大卡车。

我本能地冲了过去,一把抱住猫滚到马路一侧,躲过了那辆怪异而危险的大卡车。

一向暴躁的猫咪此刻却在我的怀里温顺地“喵~”了一声

我突然庆幸地想哭。

几秒钟后司机终于刹住了大卡车,下车连忙过来问我有没有事。

后来朋友也过来了。

我只是笑着说什么事也没有。

那之后的事情我就不太记得了。

我只知道——

猫活下来了,

而我手上的抓伤也愈合了。

 

评论
热度 ( 4 )
  1. 君生我生梦想大鸡腿☆ 转载了此文字

© 梦想大鸡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