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大鸡腿☆

这里陆离x没事儿写原创短篇的咸鱼☆

陆良的日子.

00
游戏开了一局,街面上只是圆盘围绕着阶梯不断旋转,玩家不知这阶梯通向哪处,但陆良没迈出下一步。
陆良和X的关系已经大不如当初,从她看完屏幕上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条,拿出卷尺缠到了脖子上时,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包括她的大脑认为自己窒息的时候。
做完这一切心里显得轻松,但心底的那个阴翳不是那么好拂去的。所以陆良不想去管。之后还是一样的问候,直至“晚安好梦”这样的结束语。
可是,我永远也不会晚安,也很少真的好梦。
陆良说,近日的梦几乎都已忘却的干净。就算是迷迷糊糊从梦中割裂开时,也未曾想明白过,那是什么内容,又是怎样绮丽而安逸的世界观啊。
白日醒着的时候,却似乎是比梦里还失去常理。梦里唯一不爽的,是打人时使不上劲,仿佛拳头和脚砸在棉花上,而这棉花让你心里受伤。现实当中,笑脸也是这样的棉花。这也许是两个世界的唯一相通之处。
时间不知道是岁月神偷里的云淡风轻,还是匆匆里的影子,总之陆良觉得,因为自己愈加厌恶着三餐,仿佛更缩短了每餐之间的联系。
你说,是这沉抑的夏天阳光阻挡了我的脚步吗?她一刹那理解了兜帽半袖,但是自己更怕立秋冬至。似乎自己也无法珍惜时光。陆良想,不过她最怕吃药了。自己已经是填满了一半的药罐子了。但是如果是填满了一半的药罐子。为什么脚步却日加虚浮了呢?
“咔嗒。”
家里人回来了。
“想死妈了!”

01
“两日前xx市失足少女的身份如今已得到查证,关于其自杀原因的调查仍在继续展开,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xxx身着校服从高楼坠下......”
电视里在播新闻啊。最近陆良也不是那么反感十三台播送的一条条新闻了,反正上了高中多多少少必须看。
只是这条新闻给人带来的影响不大积极。陆良拿出手机开始玩一玩。
“怎么还在矫情啊。”
不过是被拒绝而已,一个大男生,如今真是娘性啊。
陆良前几日拒绝了一个人的喜欢。
其原因是她和朋友分开了,单纯的心情不爽。然后就撒给了这样无辜而可怜的罪人。喜欢上的话,一开始就输了不是吗。只有被拒绝的份儿啊。
自己也曾经憧憬过,自己也终于远离了。
“喜欢这样可怕的东西,我本来不想沾染。”那是一本记得名字的小说集里的话语,虽然故事还很稚嫩,但是压抑的感觉也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不过对于迟钝的自己来讲,可能那一刻已经是加深了。
“怎么在我没回来的时候还不去洗澡!”陆良想起妈妈的无名火,明明是她叮嘱自己等她回来之后再洗澡的吗?不过想想在另外一个家里毫无立场和思想的妈妈,一切都变得不难理解。
那我们都是情有可原,请原谅我们吧。
比起神明,陆良更愿意和自己祈祷,也许是乞求。
啊啊啊,还是出去玩一玩吧。

但是自己似乎什么都不会。
融合不进社会人的圈子,对清高之人持同样观点无形反弹,看穿了哂笑之人的伪装。脸上那层劣质皮子不会带来灼伤感吗?
行人就挺好的。但是自己居然真的惧怕那个目光了。想要锻炼无非是一个方式吧?难不成真的盯着人家一直看?怕是会惹上麻烦呢。
不过,温柔的风真的是个好东西。陆良在空旷的广场里一边享受一边寻找一边遗落。反正也许自己还会无数次地来到这里,基于自己来到过这里的前提呀。
但是,为什么远处的残疾人会用那种目光看着我呢?!陆良看到残疾人其实就会浑身不自在啊,不敢上前递钱更觉得心里愧疚的很,这种眼神,仿佛就是幸福的人对不幸之人的愈加剥削啊!陆良想要逃离,又想起史铁生在课文里讲我们要给予心灵上有残疾的人更多关爱一说。刚想重新振作却又觉得,自己不是什么都称不上的只愿意自己定位称呼的胆小鬼吗?行人的眼光也一直没有离去啊。
陆良回家的时候,老是浑浑噩噩的,但是脚步又告诉别人,我很坚定啊。
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隔着一层镜片,眼光已经模糊的不行。深棕色的瞳孔早就丢了焦距。
“我等人的穷途陌路。”

02
陆良怎么去讲自己对学校的感觉?和眼中的大家一样,谈不上厌恶,但觉得绝对要和喜欢撇清了关系。
不过学习总是显得天真而现实,它永远存在着奇异的魅力,对每个不同的人来说。
今天的这一段路很闲,陆良起的大早去上学,如此一来路上塞着耳机脑子里面充斥有声音的思想的感觉会比无所事事而无所适从好很多。
尽管如此,进班还是要摘下耳机,学校生活仍会有流言蜚语,
那个娘性的大男生真的和刚性的小女生厮混了啊。
尽管他刚告诉过自己这人说了自己难听的坏话。而他并不相信。
可是当时我也没见他表明自己的态度,哪怕是一分一毫。

于是陆良只是从笔袋里拿出刚在最熟的那家文具店花两块钱买的可擦笔,以一如平常的漫不经心的速度做着今早的试卷。
无论是分不分的清的日常与非日常,时至今日也依然厌倦了。
那我们可以选择远离吗?

03
陆良有点享受这种关系,两个人唯一的联系是指尖如同拔丝地瓜上粘连的银丝一般的细线。
“把它们放在阳光下看时,忽然就断了。”
但是这感情是晶莹的,流淌过心间的。似乎这就已经足够了。
多少次,陆良明白自己应该有这样的一个定义去对待每一段华而不实的虚空之约。但今日的她依然是踩在棉花里,和时间虚无地握着手,一边和已经分开的X继续缠绵,所谓缠绵也没那么污,说得难听就是纠缠,但是两个人没有用歇斯底里的言语就是了,所以似乎看起来一切还是那样顺理成章。
“我如果哭诉会怎么样呢?”
“我会安慰你的啊......”
“可惜我不是那样的人设。”
“虚拟是虚拟,现实是现实。”
“你是你,人设是人设。”

恳求与玻璃杯子碎片。就像那些鸡毛蒜皮儿的琐事一样,从前两人是不会为此而烦恼的,但后来陆良发现,就算你研究宇宙,你不吃饭也不是回事。
但是恐怕我们始终要拎得清,谁是虚拟谁是现实,就如同处于两者交界的陆良听对方所说一样。不然就会蠢得死啊。
于是她终于带着不甘心开始了长弧之旅,去听歌的时候偶然说到热评。说某某歌手火了之后,介绍的界面都变得不知比原来的一句话丰富了多少倍。陆良发自内心想笑。尽管她没举起手宣誓。但是时间线此刻看起来又像是妙趣横生的钢笔蜿蜒字迹,也许这样的比喻太具象化了,也许最近手帐接触多了吧。
原来自己身上依然残留着X的影子啊。陆良感慨,不万千。
她看了一眼药瓶子,肠胃隐隐作痛。
但这都不必在乎。

04
假期又要到了呢。
若说我对春天有期待,不过是因为衣柜里春秋季节的衣服占了多数而已。陆良靠在床头去想这件事情,但其实囿不过是家人口中的“没用的事情”,她自己也是知道的,但是思想自由啊,除了那堵墙这一说。
陆良准备去旅游,不然假期的意义就是写作业了。在家乡这种小地方待着,感觉和在学校的感觉一般无二呢。于是那旅行都是说走就走的,决定从来都是一个瞬间一下子肾上腺素。她打点行装,发现自己除了自己以外,还如同从前一样。可以舍弃,就一无所有。

-

在这个自己第一次对海拔和高原反应有了认识的地方,陆良终于在砰砰心跳贯彻全身和嘴唇的青紫色中,除了存在证明,什么也没有明白。
疾病原来会跟着你去天涯海角啊,如果这个东西不是属于自己的,那也许自己还有个伴儿啊。
陆良在长椅上收到外国友人的关心,幸福感+1000。

查询幸福感余额中

100,请尽快充值。

那么,健康值可不可以迅速冲值呢?
答案她也清楚了。幸福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竟然比身体健康这样实在的东西,来得容易好多,对于陆良这样的人来说。

陆良就站在池子旁边啊,瞥见了远处充满不信任感的缆车索道,看到了路过下行的情侣如此静谧,听见了嘈杂与山里空气的碰撞。
刚才如果不是妈妈拉住了自己的手,也许自己就成了失足少女。
“ '她当时在想什么呢?' 人们窃窃私语着。”
我能想什么?陆良轻轻地问自己,好像从心底听到了笑声。走马灯除了自己小时候如同梦境中一般的极短距离的急速坠落里曾有的存在——从凳子上跌落以外,再没有被意识所捕捉。
而自己终将被回顾的一生也许就会像无数个今日昨日和明日一样运行下去,不过是齿轮之间的咬合罢了,但说不上有趣,却也不是全然无聊啊。总之今天昨天和明天的我,都仿佛站在这里一样,彷徨而眼神坚定,孤单而淡定观望。一无所有却拖家带口。
陆离醒来的时候,电视里正好播放xx地震。
陆离摸着自己的心脏。

00

“说什么把握当下”
“生命要活得精彩”
“只是漂亮话罢了”
“拿出全部的勇气”
“她纵身一跃飞过天空。
“成了飞鸟抓住云彩”
“化为风 飞向远方”

“她怀抱希望纵身一跃”

后了个话:
真的是作者的话系列......跟以上没啥关系.这不能说是个虚构的故事,大概算随笔了.最后一段是《她曾活过啊》的歌词,中间也有几个地方引用,大概有点不达意吧,但是就是很随便的产物.大概这就是我一无所有的初心.

评论
热度 ( 1 )

© 梦想大鸡腿☆ | Powered by LOFTER